希臘建築(四)

雅典衛城的神廟建築

雅典衛城之重建

西元前480年,澤克西斯一世率領波斯軍遠征希臘,希波戰爭喚醒了一向自負的希臘人,自省的力量亦使神廟更加的精緻,比例也趨向於苗條,山牆及小間壁也都使用了各種雕刻,奧林匹亞的宙斯神廟是首先反應此趨向之神廟。雅典是以女戰神雅典娜作為整個城市之守護神,在波斯人尚未入侵時,雅典即控制有幾乎整個亞提克地區,附近許多小城鎮也多漸漸併入雅典城,當希臘遭受波斯人攻擊時,雅典人更以希臘領導人自居,領導由三百多個城市組成之提洛(Delian)聯盟。西元前465年,雅典擊敗了波斯,重建因為波斯人掠奪以致逐漸荒廢雅典衛城之聲調愈來愈強。

 

希波戰爭後,雅典即進入最光輝的時期,此時之領導人物,即為當時之名政治家貝利克里斯(Pericles),從此雅典結合了反抗波斯諸小城而變成一個強大之城邦,而雅典城之重建,也該歸功於他。貝利克里斯大約從西元前460年開始控治雅典各種事物,一直到西元前429年死於黑死病為止,曾負責制定雅典對斯巴達(Sparta)之伯羅奔尼撒戰爭之各種政策。從西元前450年左右,在雕刻家菲迪亞斯(Phidias)之監督之下,以城外十六公里的白特利肯(Pentelikon)山上的大理石,在俯視亞提克 Attica)之岩石興建了一組由三個神廟和一個大門之建築群,成為古希臘文化中最光彩奪目之傑作。

 

 

貝利克里斯認為雅典是一個神的城市,諸神的城堡,而位於衛城上新的帕特嫩神廟 (Parthenon)則是最主要之標幟,在尺度上沒有任何神廟可以同其匹配,其建材之白特利大理石更是光芒四射,眩耀於海上之船隻。這時候之雅典城,不但是希臘最有名,也是最大之城市,在近郊之皮拉烏斯(Piraeus),她擁有全希臘最大最好的天然良港;她強大的艦隊是在波斯第一次入侵之後才迅速建立起來,但卻能保持住海上的霸權,各種民生必需物資則可由一條為了防禦斯巴達之攻擊而建於港口及城市中間之長牆。由於雅典城是如此的著名而且安全,所以吸引了大量之人口,如果不算港口及近郊的話,大約有二十萬人。當時之城邦,超過二萬人已經算很大了。事實上,這時候存在的七百多個希臘城市,尺度均不大,而且外貌上亦平平無特殊之處,但是漸漸的,一些小城市合併在一起,成為所謂的城邦。

 

 

長廊與廣場

雅典衛城之西北,有一處「安哥拉(agora)」,周圍繞以長廊(Stoa)。一般人均將安哥拉翻譯為市集,其實並不能充份的描述安哥拉的特質,其為所有市民均活動之廣場,是一個非常忙碌的地方。在這裡,可以看到公共演講,群眾聚集,還有各種社會與商業活動。在西元前第七世紀時,長廊可以說是神廟之一部份。在構造上,它並無特殊之處,只是一個獨立之柱廊,常常作為朝聖者,或者是前往神廟求醫病患者之臨時庇護所。

 

到了西元前五世紀,長廊漸漸俗化,而變成了都市結構中非常普遍的元素,而有各種公共機能例如公共聽證會及宴會等,長廊變成人們閒逛論天品地之處,哲學家齊諾(Zeno)就經常和學生經常討論於長廊而被稱為斯多亞學派(Stoicism)。在機能上,長廊與建築之柱廊並不相同。建築外部之柱廊,為介於室內外之一種過渡空間,因而作用也是神廟之一部份。長廊卻是一道獨立自主之柱廊,而且經常兩個或數個圍塑成一個具包被性的開放空間,並且將開放空間之部份機能吸收入長廊內,可以說是希臘建築中相當特殊之產品。

 

黑腓斯塔斯雅典娜神廟(Temple of Hephaestus and Athena

雅典安哥拉西北面一間黑腓斯塔斯雅典娜神廟,是安哥拉保存最完整的希臘古典時期神廟,建於西元前449年。黑腓斯塔斯,為火神亦為鐵匠,為宙斯與希拉之子,神廟西南則為工匠區,這些工匠是建造美麗的雅典城及製造防禦外敵各種武器之主要人力。神廟之東除了議會外,還有宙斯長廊與皇家長廊,其中皇家長廊專為審理不忠實市民之處。在廣場還有二個長廊,北面的叫波凱勒(Poikile)長廊以各種歷史和神話之壁畫聞名,南面的叫南長廊,其旁為製幣場及國王墓。

 

雅典衛城(Athen Acropolis

所謂的衛城一般都位於山丘上,意即城之首。神廟之所以會位於山頂,並不是因為神需要居高臨下,而是每個市民都認為他們不該高居其他市民之上的緣故。亞里士多德就體認到這種特殊之象徵性的意義,所以他說「山頭是適合政治與宗教,而平地適合民主」,因為在民主制度下,沒有任何一個市民比其他市民享有特權變成是一種必要的前提。而衛城就視覺上而言,就佔有優勢,而產生一種該是屬於宗教之感覺,而不該是屬於任何人的,而亦構成了有機城市之特色,而雅典城正好可以當作一個研究舊有不規則城邦之例子,因為她自麥錫尼時代以來,就斷斷續續的發展。在這個城市中,我們可以看到希臘城市中的各種設施,她衛城上之建築,更可以使我們看到希臘建築之真正本質。

 

雅典城並非一向出名而且偉大,當多利安人南下入侵時,就把這個發展於青銅器時代之衛城忽略過去,大概就是因為雅典那時候不夠重要,而且不夠富有。其實雅典有非常優良之戰略地位,而衛城險峻的矗立在亞提克地方,其他則為環山圍繞之平原而在南面朝向海,由一海岬出伸於沙爾尼克(Saronic)灣,所以也有優良之海港存在,但是許多證據都顯示出雅典並沒有好好利用這個優良之地勢,一直到西元前六世紀,這個突出之海岬才被武裝起來,而在皮拉烏斯地方也築成了良港。

 

麥錫尼時代雅典城市佔據了衛城之頂而且向外延伸於南面之山坡上,西面則有亞勒貝哥斯(Areopagos)山丘,聚落則分佈於北面的愛里達諾絲(Eridanos)河和南面的伊利索斯(Ilissos)河之間。建於西元前十三世紀之城牆尚有部份遺留下來,衛城上則為標準之麥錫尼之衛城,有美格隆聖室也有祕密之水泉,雅典城如何從麥錫尼衛城過渡到傑出的雅典娜城邦一直是不太清楚,因為衛城在青銅器時代結束之後就失去重要性了,而在西元前八世紀時,就已經有一間女神神廟取代了王宮,而也是在這個時候,亞提克平原上一些獨立之小城市已逐漸向雅典併合。這種合併統一之結果,也廢除了各個城市之市議會及行政長官,而將他們合併入目前之雅典城而形成了單一議會及市公所,在這種情況下,市民仍然擁有私人財產,但是卻只有一個政治中心,亦即雅典,從此所有亞提克之居民均成她之市民。

 

到雅典城,從四面八方有很多路線,但不管從何方迫近,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即為其在波希戰爭之後迅速建立起來的圍牆,其構造方式為和其他城市很接近,都是有很鬆弛之外輪廓線,而不太考慮內部之組織,有些重要之設施常留在城外,例如著名的學院 (Akademeia)區,有體育場及各種學院,這個城牆一共有十五個門,其中最主要的叫做迪隆 (Dipylon)門,是一個雙重門,位於西北面,這地區原來叫做克雷米高斯(Kerameikos)區,現在被牆一分為兩部份,外部為一大型墓地,包括埋藏政治家及烈士之國家墓地,內部則為工匠集中之處。

 

每年古希臘曆之「赫卡托巴恩(Hekatombaion)」月二十八日,亦即七、八月間,為雅典娜之生日,整個雅典城會舉行各種慶典,在狂歡數日之後,於迪隆門形成壯觀之遊行隊伍沿此門與廣場間之「泛雅典大道」到衛城上去,這一段距離約為一公里。在距離衛城較遠處,可以看到大理石之神廟高高在上,可是到了山下,神廟又突然不見,必須等到爬上了山頭時,氣盛凌人之神廟已是在你眼前了。衛城可以說是完全奉獻給神,在此,雅典娜以各種不同的化身出現,在入口處為勝利女神(Nike);在入口與帕特嫩神廟間則有巨大之銅像雅典娜普羅瑪琪斯(Athena Promachos),亦即勇冠三軍之神。;在帕特嫩神廟中則為雅典娜帕特嫩(Athena Parthenos)為一陽剛之女戰神,在依瑞克提翁中則為雅典納波麗亞斯 Athena Polias)為較溫雅之女神。

 

雅典衛城大門(Propylaea437?/FONT>432 B.C.

衛城入口大門是一個非常不尋常之建築,由建築師由建築師明希凱爾斯(Mnesikles) 將以前和入口軸線成某一個角度之舊門房重建於西元前437年與432年之間,後來因為伯羅奔尼撒戰爭而停工。這個由白特利大理石(Pentelic marble)興建的大門同時使用了多立克與愛奧尼克柱式。當一個人由衛城下爬昇到達入口大階梯最上面時,首先可以看到分立軸線南北兩側的翼室,北翼室為朝聖者休息之處,裝飾有精緻之圖畫;南翼室則為通雅典娜勝利女神神廟之室。此大門東西略有高差,以階梯相連。東西正面面寬25公尺高八公尺,由六根多利克柱式形成五個門洞,中間寬度比兩側寬而成為主要入口,於兩旁立有愛奧尼克柱。通過入口則剛好朝向帕特嫩與依瑞克提翁兩座神廟中的此空地,但卻不偏坦任何一座神廟,使之成為兩個極端不同的性格的雅典娜神廟的共同序曲。

 

 

雅典帕特嫩神廟(Parthenon447?/FONT>432 B.C.

雅典衛城之上的帕特嫩與依瑞克提翁兩座神廟是希臘雅典娜崇拜最重要的建築。在貝利克里斯尚未命令重建這兩座神廟之前,這兩座神廟是和一般希臘其他神廟沒有什麼兩樣,而且兩廟是平行的,每間廟都是前後六柱式,北面的廟較小,而且內殿中有分隔成兩個部份以表示此廟為雅典娜和海神波塞頓所共有。但是重建完全改變了兩廟之風格,且兩廟被拉開成形成一塊空地。

 

帕特嫩在建築師伊克提諾斯(Iktinos 之發展下於西元前447年重建成前後八柱,兩側十七柱之巨大神廟,是立於從入口漸漸昇起之岩石所構成之平台上。從西面有寬大之階梯可以到達平台,這時候,仰頭而望可以看到西面山牆上之彫刻,描述雅典娜正和海神波塞頓大戰,而其他神正在觀戰看誰可以統治亞提克,在其下之小間壁,則有成雙成對糾結在一起之世仇,例如古希臘民族拉比斯人和人頭馬;希臘人和亞馬遜人等。在這些小間壁所描述之爭執中,往往是兩人平分秋色,沒有勝利者,也沒有失敗者,這也是古典時期之一大特質欲分欲合。而在這種欲分欲合之中,表現出暴力,一種平衡的暴力,藝術家也明白這一點而選擇不偏坦任何一方,因為他們體認到偉大的勝利者是因為有敵人優良的戰技及頑固之抵抗才看的出來,英雄總是要有強敵相稱,而這種平衡就存在於平分秋色之爭執中。

 

在柱列之後,位於建築物主體額枋之一,我們可以首度在希臘建築史中,看到市民本身成為浮雕之景象,這圈額枋是現場施工,描述泛雅典大典行列前往衛城之情形,全長160公尺高1公尺,從西南角開始,分成兩列,一隊往東,另一隊往北再折向東而會合於東面,這裡也是眾神集聚等待之處。這個景象並非描述遊行列隊之任何一個特殊之時段,而是描述整個遊行之過程,從準備情形,到騎馬行列、年長者之行列、攜帶祭罐祭品之人、少女,到最後以雅典娜為焦點,眾神在此高呼慶祝,瞻仰者只要沿著牆走上一週就可以體會到人已經成為神廟中之一部份,當然更是衛城所屬城邦之一部份。人們鼓起勇氣把他們自己和神擺在一起以表達他們對神之尊敬,因為從某個角度來看,他們自己就是神或者女神之親人,就像柏拉圖曾經對雅典娜所作的描述一樣,他說:我們最親愛的女兒(雅典娜)就生活在我們之中。在東面山牆上則為描述雅典娜誕生之情景。據神話所言,雅典娜並非女性子宮所孕生,乃是由其父宙斯所生。

 

從東面入內殿即可以看到由兩層兩列之多利克柱所簇擁之黃金象牙雅典娜神像,高達12公尺,披盔帶甲,手持矛盾,為菲迪亞斯精心之作。但此雕像並非遊行行列真正謨拜之對象,他們所要的神像是位於依瑞克提翁神廟之中的木製神像。

 

 

依瑞克提翁神廟(Erectheion421?/FONT>405 B.C.

依瑞克提翁神廟是一個非常特殊之神廟,始建於西元前421年,然因雅典與斯巴達的戰爭而中斷,直至西元前405年左右才完成。廟名被稱為依瑞克提翁,是因為神廟是奉獻給雅典娜及依瑞克提斯(Erechtheus)而得。依瑞克提斯為傳說中神秘的雅典國王。許多人也認為其應與由雅典娜撫養長大的黑腓斯塔斯與大地之母蓋雅(Gaia)之子依瑞克提多尼斯(Erechthonios)是同一人。在希臘古典時期,依瑞克提斯則被認為是與波塞頓同一人。因為有這些傳說,依瑞克提翁神廟成為了一座具有雙重性格的神廟,廟中同時供奉雅典娜與波塞頓。廟址為傳說中雅典娜與波塞頓爭奪雅典地盤之神聖岩石。

 

依瑞克提翁神廟是一座非常特殊的神廟,和衛城入口大門一樣是建於不同高度之土地上,主體寬11.6公尺,深22.2公尺。東面是和帕特嫩一樣高度,外觀與一般神廟類似,有六根6.5公尺高愛奧尼克柱柱子作為主要門廊。這一部份是供奉給雅典娜波麗亞絲(Athena Polias),內部有一座橄欖樹木所雕的雅典娜神像,每四年舉行的泛雅典節慶時都會替她批上長袍。西面與東面有三公尺左又的高差,先由一片實牆作為基座,再由其上砌出一個神廟假門廊,中央為四根附壁柱,亦為高愛奧尼克柱式。牆旁三角形之不規則地上的橄欖樹是紀念雅典娜與波塞頓之爭時,以予擊地而生橄欖樹之事。

 

依瑞克提翁神廟南北面還各有一個特殊的門廊。北面之門廊是進入神廟西半部的入口,六根愛奧尼克柱高7.6公尺,是由一片大理石牆下沉一段高度之後而突出之門廊。由此可以進入供奉波塞頓的室內,因為這裡存有海神之三叉戟記號,也是據傳說當海神和雅典娜比劃時,海神以三叉戟擊之而中石塊流出水來之處。南面突出的小門廊和北面之門廊在建築構成上有相互平衡的作用。然而支撐南柱廊平頂的並不是一般的柱子,而由六個少女像,即為我們所說的女像柱(Caryatids)。這些可能是由菲迪亞斯子弟所雕塑的少女身著希臘古典長袍,雖然各自有不同的細部,卻構成了一個整體的韻律。她們眼中注視著亞提克的天空,不僅是建築與藝術的傑作,也是古典希臘的象徵。

 

與衛城上其它被供奉的雄壯風格的雅典娜,依瑞克提翁中則為雅典納波麗亞斯則是較溫雅之女神。在這裡,雅典娜成了一個儀態動人富有女人味之女神,而神廟外貌上之愛奧尼克柱也因而反應了這個特性風騷的朝向對面陽剛莊嚴的帕特嫩。依瑞克提翁神廟完成後,一組完整之神廟便立於雅典之衛城上面,成為希臘文化中之一項非常傑出之代表物,一方面它是宗教之聖區,但另一方面,它也是整個雅典城甚至是所有希臘人之精神象徵,藉著它,使希臘人團結在一起。

 

 

雅典娜勝利女神神廟(Temple of Athena Nike427?/FONT>424 B.C.

在經過雅典衛城大門之前,可以先看到一間雖然小但是相當精緻的雅典娜勝利女神神廟,為愛奧尼克柱式廟宇的代表作之一,在此廟原址原來就建有神廟,第一個神廟建於西元前566年,泛雅典大典開始的第一年,後再於西元前490年建一廟以紀念馬拉松之役的勝利。但是在波斯人入侵時,和石灰石所建帕特嫩神廟及及依瑞克提翁神廟之前身一起被毀。新的雅典娜勝利女神神廟是由建築師卡利克拉提斯(Callicrates)所設計,建於西元前427年,所使用之材料為白特利大理石,神廟之前後各有四根柱子,兩側則無柱,而轉角處之柱子有非常誇大之渦形飾(Volute),是建築師想把人的視線引到大海及薩拉米斯 Salamis),一個雅典人於西元前480年大敗波斯軍的地方。此神廟中之勝利女神叫尼克雅博特蘿絲(Nike Apteros)意即無翼之勝利女神,據說是雅典人自己將其翼折斷以防止她飛離城市。